潮州大排檔,冷盤熟食,各式各樣滷水與小吃,以明檔方式擺放出來,或大鍋慢火煮着,客人站在攤前,喜歡那款就直接嚷師傅斬料,風味地道,是宵夜良物。

 

在慈雲家起家的紅伶飯店,家庭式經營,屹立於佐敦吳松街超過20多年,去年突宣佈結業,打冷老字號又少一間,街坊老饕無不婉惜。事隔一年,紅伶飯店今年重開,由店主二兒子Felix接手,於油麻地剛結業的老店煊記舊址重開。

 

上手裝璜沒太多翻新改動,光鮮說不上;由從前舊店的十張枱,增至樓高兩層近三四十枱。接手原因,大砥都是捨不得紅伶這個家,同時亦是他自小想做的事。Felix說:「坦白講,我好早已經想接手,但我當時無能力,雖識炒幾味,着實是一個門外漢,這幾年吸收更多餐飲經驗,想改變經營模式,傳承爸爸的手藝。」

 

小學二年級的他經已落鋪頭做樓面,遞遞筷子,長大放學下班都會下來幫忙,斬斬切切。皆因爸媽二人幾乎全年無休,要見爸爸的話,落鋪幫忙才可以一家人齊整吃頓家常飯。

 

吃過紅伶的話,總是會給那幽香醇厚的滷水鵝肉所吸引,這裏的陳年滷水膽近30年,每日熬6小時,滷水滲進鵝肉,依舊甘香。惟接手總會有比較,要保持原鋪風味實屬難事,老闆亦坦言:「開業初期確實未達水準,現在越來越好了,每日試味都總會有出入,爸爸會幫手睇場,味道都追到九成半了。」

 

新鋪保留舊鋪九成潮洲菜,像蒜茸炒番薯苗、滷水、生醃賴尿蝦等均繼續供應,同時加入近過百款鑊氣小炒,粥粉麵飯都有。

 

鎮店之寶冰鎮墨魚片最考師傅功夫,墨魚每隻大小不一,輕輕灼熟後便要立馬急凍,時間最難拿捏,配上潮式麻油,夾着潮州鹹菜,蘸上日式芥末豉油,甜、酸、辣的味蕾碰撞,爽口冰涼,味道奇妙,作為冷盤前菜,可整盤光速吃完。